覺悟生命的行者——記中國現代禪詩流派代表詩人詹昌政(圖)


網址://www.kmidp.icu 編輯:陳志忠 作者: 碧 青 來源: 時間:2017-04-07

 

昌政,本名詹昌政,作品見于多種報刊,著有《昌政說詩》,主編《詩三明年度詩選》、《三明詩群》等。現在三明日報社工作,是現代禪詩流派主要成員。

探尋人類生命存在的本質,表現人類逐漸走向覺悟的心靈所具有的價值和意義,是現代禪詩探索者重要的詩寫內容。詩人昌政更善于把生命放在大自然的生命場里去觀照體悟,像一個努力去覺悟生命的行者,用詩表達出內斂、沉靜、清澈、優美的獨特韻致,既有中國詩歌超越的審美韻味,又有很強的現代生命感。

作為現代禪詩探索群體的主要成員,具有深厚古典文學修養的昌政走上詩禪相接合的創作道路,亦是在探索詩歌創新的過程中實現的。他曾經這樣描述這一歷程:

“在我看來,中國古代詩人多為禪者,他們的許多作品呈現禪境,表達禪意,富有禪味。那種人與自然和諧的態度,物我兩忘的境界,讓我向往。當我對現代詩感興趣時,剛好遇見三明詩群的領軍人物——范方先生。當時,這個詩群以大浪潮現代詩學會參與八十年代中期的全國詩歌群體大展,其口號是:大時空,大心境、大技巧。這對我影響深遠。當時,范方先生說,虛靜是最強大的???,即有容。人在大時空里的蒼茫感、無力感、虛無感、幻滅感、宿命感,通過仰望星空、俯看積水里的天空,感受尤其強烈。讀佛教相關的書,讀說禪的書,改變了心境,即:換個角度看人生。達觀,從容,堅韌,對渺小的敬重,對天地萬物的敬畏,對生的歡喜,對死的淡定,這都形成我詩意表達的原初沖動。(昌政《致碧青的信》)。”

昌政在現代禪詩探索論壇找到一群志同道合者后,重新確認并調整了創作方向,開始自覺追求現代禪詩。改變過去的理性思維習慣,觀照詩寫對象重直覺、頓悟,對于詩意的表達亦由表現轉向呈現,逐漸抵達平和、自然、圓通的詩歌意境。

尋找詩意的契合

昌政最優秀的詩,都是在心靈與造化之物中尋找到了詩意的契合。他的現代禪詩最突出的特點,就是其意象傳承了古典詩歌意象的藝術特質。心靈與自然融合的意象,體現著傳統文化的審美心理追求;以感悟自然而生發的靈感意象,融合著傳統的直覺思維特征,具有很強的直感性,并呈現出哲理化的意境。昌政的詩,不僅意象豐富而深邃,而且構思精巧,語言精致又富于哲理。如《鐵瓦寺》:

夏雨一下一下打在鐵瓦上

小寺盤坐在

蒼茫里

 

比晚鐘更茫然的是

山下的燈火

 

亮起

又都熄滅了

這首詩以夏雨、小寺、晚鐘、燈火等意象,營造了一種自然又神秘、簡單又深邃的意境。無疑,夜晚和夏雨、小寺、晚鐘、燈火構成的獨特世界,看似在詩人之外,實則在詩人的心靈之內。抑或,這些意象的明滅,就是世間事物的明滅,生命的明滅。“夏雨一下一下打在鐵瓦上,小寺盤坐在蒼茫里”,雨水的清涼沐浴著小寺和蒼茫相交融,形成了天地深邃的意境。在這樣的蒼茫深邃里,山中的晚鐘卻是茫然的。晚鐘,或許被茫然者敲響了?;蛘吒疚奕飼孟焱碇?,它才愈顯茫然……而比寺里的晚鐘更茫然的是山下的燈火,亮起,又熄滅了……

那些“山下”的燈火,是因人沉睡而熄滅,還是因燈滅而使人沉睡?那些“山下”的燈火,是被時間的雨水淋滅,還是它自己油盡燈枯?看上去,燈滅是那么自然,又那么不自然。再看,燈亮了又滅了,雖然那么不自然,卻又那么的自然。小寺盤坐著永恒的醒悟姿勢,卻喚不醒晚鐘的茫然,亦點不亮山下的亮了又滅的燈火。塵世里點燃后轉瞬又熄滅的燈火,最終歸入了黑暗,歸入了沉寂?;蛐?,在另外的一種黑夜來臨之時,它會再度被點燃,并且再度熄滅?這種在黑暗點燃又熄滅的燈火,如何能夠永遠燃燒生命,變成一燈消除亙古黑的光明之燈?

這首詩,看似只描寫了夜晚山中最平常的景象,實則寓意極其豐富,呈現出神秘又奇異的詩美。

唱出生命清醒的歌聲

昌政,是一位在喧囂的城市里生活的詩人,在充滿物質欲望的城市里,能夠唱出生命清醒的歌聲,需要超越的心靈和獨立的精神和品格。“除非情不得已,我覺得一個真正的詩人,是不應該加入到任何大合唱中去的。大合唱的發生,既是中國這樣‘特色’風水的產物,也是現代世界信息發達、傳播迅速的一個結果。但這卻極容易將人帶入到一種不自覺的混亂和危險境地。我說的當然是藝術,那是一種毀滅的境地。所以,一個真正懂得這種藝術的嚴肅歌者,都會小心的去避開這樣的混亂和自毀(南北《獨自出新聲——現代禪詩系列理論隨筆之17》)。

昌政在現代禪詩的探索之路上行走著,醒悟著,超越著,書寫著,并且不斷“獨自出新聲”。請看下面的這首《行者》:

減去什么你才等于這個秋天?

撿草籽的午后

有一場雨在你的

籃子。有一陣風在你的

腳步聲里。

 

你在路上。

你在消失。

這是詩人在生命旅途中獨特的體悟和發現。“減去什么你才等于這個秋天?”這一句因秋而醒悟的發問,直接觸動著人的心靈。很顯然,詩人已發現人的生命里與秋天不相匹配的東西,那是不能和秋天成熟的果實具有等同重量和意義的東西?;蛘?,有了那些東西的存在,人的生命就無法同秋天的果實等值?;蛐?,正因為背負著那些異于生命價值和意義的東西,詩人發現了:

撿草籽的午后,

有一場雨在你的

籃子。有一陣風在你的

腳步聲里。

沒有采摘生命甘甜的果實,卻撿拾著草籽——這大自然的籽粒。籃子里才有了一場風雨。腳步聲里才有了一陣風。這是讓生命輕飄的風,是可以把草籽吹走的風,亦是帶著人的生命前行的風。而這樣的行走,呈現的景象則是:

你在路上。

你在消失。

我曾在另一篇文章里這樣解讀《行者》:“每一個在世上行走的人,都背負著生命本身以外的很多東西。有的人,在世間森羅的萬象里生存,總希望通過掌控外在的事物,使自己強大起來。而卻很少傾聽自己那顆心的需求。時間無情地流走,心靈卻難以在漫長的歲月里,顯示出應有的面目和美質。我是誰?這是心靈最焦急而又最困惑的呼喚和尋找。也許,一個人不再用別人的尺度,來衡量自己的生命價值的時候,自己的心靈,就在世上顯現了?;蛐?,負重又失去自我的人,已經走過了春花的爛漫,也走過了生長葉蔭的夏天,正走在秋天的時光里。但是,如果,不減去那些背負的沉重,生命會呈現應有的價值嗎?心靈會露出本真的容顏嗎?于是,我們聽到詩人昌政對生命的叩問,是那么震撼:減去什么你才等于這個秋天?減去什么你的生命才是本來的自己?減去什么你才能用一顆本真的心,呼應自然天地?
撿草籽的午后,有一場雨在‘你’的籃子里,有一陣風在‘你’的腳步聲里,那是一種空,亦是一種得。因為,你還撿到了草籽。走在路上,生命的時光在消失,又將在消失中實現一種延續。‘你’籃子里的草籽,已顯示出了永恒的意義:它們會在自然里生生不息。

這也是人的生命存在,本真而樸素的意義。”

以禪者的心靈觀照世界的無常

“諸行無常”,凡是出現在大地上的有形事物,必將消失。但這個世界,亦不會因自然消失的事物而減損它特有的生機和生命力。昌政正是以禪者的心靈觀照世界的無常,他的詩里才呈現了在無常中醒悟的美好境界。比如《游子》:

山路繞過歲月

畢竟追上了游子

 

還有什么行襄不能放下的呢

當路邊的山茶花依舊嫣然

游子,曾經忘記自己為什么而奔波嗎?他的行走,又因何曾經遠離了“山路”?顯然,詩人已經無需再表述游子過去所走的道路。山路繞過歲月追上游子,亦說明游子已走在正路上。既然走到了正路上,路邊的山茶花則依舊嫣然。遠離了過去的歲月,就什么也沒丟失……

是的,被“山路”追上的游子,還有什么行襄不能放下的呢?在生命的旅途中,人需要放下的都是心靈的負擔,或染污生命的事物??墑?,人,又最難明白自身所背負的東西到底是什么,甚至會把控制或圍困生命的事物看成是生存所需要的東西。所以,也就最難放下應該放下的負重。西方哲學家告訴世人“認識你自己”,中國禪者則讓人開悟,認識自己的“本來面目”。而人最難認識的正是自己。仿佛,背負著那樣的沉重,才可以體味生命的重量。其實,很多人并不是不想放下,而是弄不明白“空”的內涵,懼怕“空”了一無所有,生活和生命而消失了的東西而失去意義和趣味。不知“空”,本是讓染污心靈的東西從心里消失,露出本心或本性。“空”,乃是能夠呈現本心、通透天地萬物的境界。只有具有極高智慧的人,才可以真正進入生命的“空”境。進入這種超越現實苦難和心靈負累的“空”境,心才真正遠離濁物或塵埃般的思想,才會使一個人的心靈更強大,才會用有能夠透視和把握人生一切的智慧和力量。否則,人,總會被那些沉重的事物或泥沼般的思想所圍困,身心亦不能自由,總是被生存環境本身所左右,也就是失去真正的自我,在人世間流浪……

其實,無論游子放不放下沉重的行囊,路邊的山茶花都會依舊嫣然。世界本來如此美好,而背負沉重行囊在世間行走,只能承受沉重或這份沉重帶來的生命遮蔽。而只有放下不該背負的行囊,才可像山茶花一般自在開放,自然呈現生命的美質。這樣的時候,肩負的行囊即生命的負累,還有什么不能放下的呢?放下即解脫,生命亦恢復本我的狀態,輕松而自在。

這首詩里的“山路”暗喻的大道,其實從來都沒有消失。“道不遠人”,而人卻經常遠“道”。所以,便出現了“山路”追“游子”的現象。值得慶幸的是,無論繞過怎樣怎樣的歲月,“道”,都不會放棄游子。“道”,自會追上遠離道的人,并讓人醒悟,放下生命負重的行囊。而因醒悟而放下負累的人,不僅明白路就在腳下,生命合著“道”,亦看到了路邊燦爛的花朵。

形成了自己的表達方式

昌政對現代詩的藝術表現技巧,有過長時間的探索過程,深受臺灣以洛夫、瘂弦、紀弦、羅門等為代表的現代詩派和大陸以北島、舒婷為代表的今天詩派那種來源于中國古典詩詞鮮活、灑脫的風格影響,并形成了自己的表達方式。他把詩歌表現技巧看成是藝術水平的重要尺度。他的詩歌講究技巧,有時甚至到了形而上的地步。他認為:“詩是命名的藝術——它要求詩人立足于生活,以全新的眼光觀察事物,洞見細微,從尋常場景中發現詩意;詩是彈跳的藝術——它要求詩人由此及彼,由實而虛,從具體的事物和生活中拓展出詩意的空間;詩是折疊的藝術——它要求詩人以暗示、隱喻等手法,表達言外之意,將詩意徐徐地展開(昌政《致碧青的信》)。”

昌政的另一首小詩,則把視野投向了更遠的《遠方》:

如果還沒下雨

那就看云:飄向遠方。

 

 

既然雨已下過,

那就看水:流向遠方。

云飄向的遠方,雨流向的方向,亦是詩人目光和心靈探望和追尋的方向。這首詩雖然只有四行,卻呈現了開闊的天地。詩人在審美觀照及體驗的過程中生發的意象和呈現的優美意境,蘊藏著豐富的意義,流動著心靈或曰生命美質的活潑生機。

昌政已有成熟的詩觀:“詩是一種尋找或發現,寫詩如參禪。”作為一名在人生的旅途中不斷實現著生命和詩歌雙重超越的行者,昌政會一路呈現無限美好的生命詩意。

(碧青,本名張書琴,現居河北遷安。出版有《告別一個季節》、《誰會送我一雙香草鞋》等詩文集多種。本文節選自《禪對世界現代詩的影響初探·用心靈把握世界和自身,呈現超越的神韻之美·讀《世界現代禪詩選》隨感》。)

閩公網安備 35040202000221號

三明僑報地址:三明市列東中銀大廈十七層 編輯部:0598-8241637 廣告部:0598-8225078 傳真:0598-8241637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98-8241637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閩ICP備17004850號  三明僑報網 Copyright @ 快速时时彩走势图连线 www.kmidp.icu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歡迎您訪問本站,您是本站第 3225851 位訪問者
快速时时彩走势图连线
麻将怎么胡牌初学者 3分赛车计划彩票稳赚技巧 七星彩包什么爱中奖 最好的时时彩软件 万人棋牌官网下载 重庆时时玩网址 3d杀一码连对 北京pk赛车精准3码计划 手机怎么能机选双色球 云南时时下载手机版下载安装 足球比分网7m 大乐透开奖结果 斗牛看牌抢庄计算器 双色球投注时间 彩票屠龙是什么意思 mg摆脱豪华版讲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