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首次乘飛機(上)


網址://www.kmidp.icu 編輯:陳宣權 口述 連傳芳 整理 作者:林麗梅 來源: 時間:2017-06-09

 

陳宣權,男,菲律賓歸僑,現年84歲,退休前任職于三明大學

 

我祖籍在泉州南安豐州,雖然是菲律賓歸僑,卻出生于老家,童年、少年均在南安豐州度過。但在海外那段特殊的時光,至今讓我印象深刻。轉眼間那些難忘的日子距今已整整過去了七十年的時間了,當年無憂無慮的生活至今思來記憶猶新,猶如電影的畫面一幕幕地映現在我的腦海之中……

我祖父早逝,父親迫于生計同時也是為了避壯丁便與同鄉一起到菲律賓闖蕩。那時,華人在菲律賓沒有任何地位,收到當地人的歧視。他們不允許華人經商,因此父親只能擺小攤賣水果。但是與國內的軍閥混戰相比,在菲律賓又算安定許多。在菲律賓站穩腳跟后,父親把兩位叔叔候也一起帶到菲律賓謀生。1933年我在老家呱呱墜地,可對于父親從未謀面,更不知道父親長得什么模樣。聽家人說,在我兩歲的時候,父親曾回來探親過一趟,但是那時我還不懂事,自然沒有任何印象。自小從起,我非常羨慕其他小伙伴能從小在父親的庇護和關愛下成長。而我和父親,一個在老家,一個在菲律賓,遠隔千萬里。雖各居一方,但我和父親之間就好像風箏的兩頭,不管身在何處,總是彼此掛記彼此牽念,希望早日能團圓在一起。

我在老家讀完了小學、初中,便萌發了到菲律賓于父親團聚的想法。到了1945年,我已經成為14歲小伙子。那年,恰巧叔叔從菲律賓回來探親,我便央求叔叔將我一起帶到菲律賓。父母也有這樣的意思,便委托叔叔為我辦了探親旅游簽證等手續。終于到了遠足的日子,我揮淚于母親及弟弟告別,和叔叔登上了泉州開往安海的汽車,然后將改乘船到廈門,再由廈門坐飛機飛往菲律賓。我很羞愧,我竟然高興得像過節似得。走進廈門機場的候機大廳,遠遠地就看到了?;荷系姆苫?,著實讓我有一種要落淚的感覺。原來,常常在頭頂呼嘯掠過的飛機,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記得讀小學的時候,偶爾看到有飛機從天空中飛過,就非常期待有朝一日能親自近距離看一眼飛機。沒想到,我今天就要坐上飛機,真實地體驗一把在空中飛翔的感覺。我能不高興嗎?叔叔坐過好幾次飛機了,對坐飛機已不怎么興奮,反是對我的激動頗有些不以為然。叔叔對怎樣乘飛機十分熟稔,指揮我在候機大廳等待,引著我們過安檢登機。好不容易登上飛機,找到座位,我仍抑制不住心的狂跳。

那時的飛機不大,只有兩排座僅能乘十幾位乘客,但依然讓我驚嘆不已?;漳謖攵秩崛淼那郴疑?,米白色的頂棚在柔和的燈光照耀下顯得那么美觀、舒適,使人感到那么的新奇;飛機開始在跑道滑行,由慢到快,忽然就飛起來了,越飛越高。“我上天了!我終于上天了!”我在心里狂呼著。這時,我想起以前玩紙飛機的情景,折疊好紙飛機,用力猛地摔出,紙飛機在空中滑翔,我的心也跟著放飛……沒想到今天真切地坐到飛機上了。飛機起飛后,我順勢靠在了座椅的高靠背上,兩眼直瞪瞪盯著頂棚,心理也說不出是喜還是悲;但是我還是好奇地睜大雙眼,透過明亮玻璃窗,從萬米高空往下看,房子就像火柴合,行人如同螞蟻一般。地下的城市、河流就像一條黃色的陳舊的帶子,在綠色中飄動;縱橫的山河一片模糊,宛然無知孩童在一張畫布上胡亂的涂鴉。平視窗外,看到朵朵白云,從飛機身邊飛快地飄過,觸手可及;飛機穿過云層,那美麗的云朵,竟然魔術般地變成了絲絲縷縷的霧氣;沒有云彩的地方,空得讓人發慌。有云朵漂浮的地方,陽光透過云朵,幻出奇異的色彩。也不知過了多久,忽然,飛機抖動起來,或許是遇上了氣流。我忽然擔心,擔心飛機就這樣掉了下去??純粗芪У娜?,他們仍然談笑風生,沒事一般,我為我荒唐的想法而羞愧。一切,都顯得那么不真實,如夢境。我在做夢嗎?這個夢做了多少年了?這個夢,該從孩童時第一次看到飛機像鳥一樣的從頭頂掠過算起吧。

時間已久,飛機飛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的上空。我有些暈眩,有一種下墜的感覺。下面是一個很大的海灣,海水碧綠,有船在行駛,指甲般大小,玩具一般。有一種進入小人國的那種夢幻般的感覺。飛機開始減速,降低高度,地面的景物逐漸清晰,變大,還原成本來的樣子。連行走的人群,都看得清清楚楚。馬尼拉機場到了,飛機輕巧地落在跑道上滑行,就像客車一樣,最后穩穩地停了下來。這飛機沒有我印象中的舷梯,一個能活動的甬道樣的東西直接艙門,我們便隨著乘客走進那甬道,走進了大廳。踏上馬尼拉的地面,我忽然感到特別的踏實,那顆不安分的心終于平靜下來。就快要見到父親,心里一陣歡喜。

在叔叔的引領下,我步出菲律賓機場。當機場的候機樓出現在眼前時,我的心頓時感到了有些莫名的驚徨;心想我見到無比陌生的父親該說些什么呢。到出口處,父親早早在機場等待,我終于見到我日思夜想的父親了。第一次與父親見面的情景,我仍清晰地記得。父親抱起我,與我相擁而泣。此時的父親不僅像父親更像一位久別重逢的摯友,他的微笑是那么的慈祥,蘊涵著暖暖的親情,他的手緊緊地攥著我的手,一股關愛的暖流隨著血液流遍全身,良久讓我沉浸在這溫馨的場景中。

松開父親的手,我下意識地后退了兩步,仔細端詳起父親的模樣來。他與我想象的不太一樣,沒有我想象的魁梧高大、英俊挺拔,現在父親身子些許彎曲,頭發稀疏而泛白,一雙眼睛茫然而無神……父親老了,一陣難過襲上心頭,鼻根一酸得幾乎掉下眼淚。

此后的日子里,我在叔叔開的一家食雜店里當店員。由于我當時辦的是旅游護照,不能在菲律賓長期居住,因此動不動就有警察上門查身份,每次父親或者叔叔都要和警察磨破嘴皮央求半天,然后塞上兩三百元錢,警察才肯罷休。當時,我白天幫叔叔打理小店生意,晚上看書聽收音機。我記得當時分別從香港《大公報》《文匯報》了解到祖國解放區的許多情況,還悄悄偷聽了大量有關新中國成立的許多新聞。當時,正值血氣方剛的年齡,得知祖國的翻天覆地變化,我熱血沸騰,恨不得立刻回祖國參加社會主義建設。

我在菲律賓頭尾呆了五年,到了1950年,我邀上一位堂兄一位堂弟,還有一位晉江籍的小伙子悄悄為回國作準備。我們四個小青年,與一膄小貨船船主商量,征得他們的同意,并將水手的房間騰出來,讓我們乘坐。我們四個人擁擠在狹窄昏暗的小房間里,途徑香港、日本最終在秦皇島登陸。

回到祖國懷抱以后,我繼續自己的高中學業。1954年,以優異的成績考上復旦大學新聞系。1958年,被錯劃為右派分子,下放云南礦山勞動。1979年改正后,留在礦山教書,任羅茨鐵礦子弟學校副校長。1984年調入三明大學任教,并于1996年退休。

閩公網安備 35040202000221號

三明僑報地址:三明市列東中銀大廈十七層 編輯部:0598-8241637 廣告部:0598-8225078 傳真:0598-8241637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98-8241637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閩ICP備17004850號  三明僑報網 Copyright @ 快速时时彩走势图连线 www.kmidp.icu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歡迎您訪問本站,您是本站第 3222879 位訪問者
快速时时彩走势图连线
pk10技巧实战 双色球复式投注多少钱 加勒比扑克正确打法 可以看牌抢庄的棋牌 赛车北京pk10稳计划 大乐透规则及中奖规则 河内彩计划软件 白菜体验金老虎机平台 新时时五星技巧 11选5在线计划软件 体育比分最新开奖查询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诀窍 内蒙古时时奖金制度 网上玩快三有人挣钱吗 百人炸金花游戏开发 75秒极速时时网站